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此博刀剑乱舞游戏/动画/2.5D相关,日常夸夸麻璃央相关
男审x刀相关请走:临涵-挖坑不填
刀x男审相关请走:千亦-麻璃央世界第一可爱
刀x刀相关请走:淮阳-努力撒糖
主博推荐&喜欢:刀审刀,刀x女审,三日石三日,三日清三日,一期三日,三日鹤三日,小狐三日,三日山三日,三日和泉三日,周叶
不回复评论=不在/没想好措辞不敢回

【周叶|动物paro|已完结】The Mountain Geniuses (下)

雪豹叼尾巴的照片网上找,虽然看上去很萌,但是研究表明是因为紧张和焦虑

和鸟类蓬松羽毛是应激反应差不多……?

地球脉动有一段雪豹捕捉岩羊的片段,在第二集The Alpines那边

————————————


Episode Five: “First tempted.”

自打叶修莫名其妙被自己的族群所驱逐后周泽楷就几乎找不到他了,偶尔看见他的时候也总在旧族群的附近,其他时间他就像是在这莽莽大山里销声匿迹一般,连根羊毛都捞不着。

打败老雪豹以后的周泽楷拥有比最初扩展一倍有余的领地,他虽然仍旧住在老地方,但外出巡逻、捕猎的路线延长了很多,也就不再有那么多时间去搜寻叶修的踪迹。

 

周泽楷没想过,他再次见到叶修,竟然会是在这样险境中。

这年冬天的雪来势汹汹,鹅毛大雪飘了整整五天才停。周泽楷趟着几乎没到他肚皮的积雪外出捕猎。他倒是还不算费力地就补充足了体力,足够应对可能吃不到东西的下一个周期,这是因为雪一停食草动物也都要赶紧出来挖积雪下埋着的枯草和其他植物来吃。

丢下吃剩的北山羊残骸,周泽楷悠闲地往回走。路过叶修原来所属族群的活动范围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下来,并不是因为看见了叶修,而是他嗅到了风中传来的,陌生而又熟悉的味道。

周泽楷又努力辨别了一下那股味道,顿时整只豹都要炸起来了——那是属于人类的味道,夹杂着火药的猎狗的气味,都是危险的信号。他在还没有迁到这边来的时候就见过人类,母亲告诉他那种以两条后腿直立行走的奇怪生物本身没有多大威胁,但对他们手中名为“枪”的东西一定要小心,那是可以轻易置任何生物于死地的武器。

周泽楷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他的本能告诉他应该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毕竟一旦被人类发现那他自己就很危险了。可他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远离,仿佛是冥冥中有什么在指引着他去往那个地方一探究竟。

 

两个手持猎枪的偷猎者骑在马背上大声吆喝着。他们带来的五条猎狗条条都被养得膘肥体壮,皮毛油亮,身材高大,个个都是追捕的好手。本来冬天是禁猎的,但这场雪下得他们实在心痒痒,就偷偷上山来了。

情况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在猎狗的围追堵截下,很快有两头去年夏初出生的小岩羊被从岩羊群里被分离出来,惊慌失措地到处乱窜;已经逃到安全地带的母羊在山上急得“咩咩”直叫,几次想冲下来救自己的孩子又被猎狗吓退。

周泽楷躲在一处石块后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惋惜——这群岩羊的新头领太自大太没有经验了,如果在这里的是叶修,恐怕这几条猎狗连根岩羊毛都咬不到。

叶修?周泽楷忽然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他环顾四周,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咩——”平地乍起一声熟悉的羊叫,一道青灰的身影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直直就冲进猎狗中间,半低着头左突右撞,硬生生把包围圈给撕开一条口子,两头小羊趁机脱出,头也不回地冲上山。

周泽楷定睛一看,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果然是叶修。他对付起猎狗来显然经验更为丰富,几只还算得上训练有素的猎狗在他巧妙的挑衅和攻击下很快就放弃听从人类的指挥,转而自主作战。

面对五只凶神恶煞的猎狗叶修没有丝毫的惧怕,他灵活地在他们中间左躲右闪,好几次都险之又险地故意拖到猎犬扑上来的最后一刻才避开,刹不住车的猎狗往往会因此而撞到队友身上。叶修一面和猎狗缠斗一面挪向山坡,战斗和撤离两边抓,一点不乱。

“不行,打不着!”年轻一些的偷猎者几次举起枪又放下,始终围在岩羊身边的猎狗这时候变反成了障碍,他啐了一口,开始训斥猎狗。

年长些的更稳得住,摆摆手示意年轻人不要冲动:“我们带来的可都是好狗,等着吧,他上不了山的。”

果不其然,猎狗们逐渐找回节奏,不再被叶修带着往前跑,岩羊试了几次都被重新堵回包围圈。

周泽楷在山上的隐蔽处看着下面的情况,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方面他相信叶修肯定是有办法的,另一方面他却无法按捺下心里的担忧,忍不住想要冲出去助他脱困。

变故来得太快。

那个年轻点的偷猎者大概是等得不耐烦,举枪对着积雪放了一枪,溅起老大的雪花。叶修的动作猛然一顿,一个闪避不及就被一条猎狗咬住左后腿,前腿打了个趔趄,整个身体顿时往一边歪去。

两个偷猎者大喜,同时把枪口对准正在试图挣脱的叶修,并吆喝其余四条猎狗散开。

“咩咩——”叶修看见枪口,眼里露出惊慌的神色,更加着急地想要挣扎开去。

“砰——”枪响,子弹从枪膛里呼啸而出。

同一时间,之前一直艰难地试图逃命的叶修突然后蹄弹起,准确踢中咬住自己的那头猎狗的鼻子,在后者“嗷”地松口惨叫的瞬间向前从早就看准地空当蹿出包围圈。

两发子弹都没有命中叶修,其中一发落空,另一发好巧不巧打中一只条件反射去扑叶修的猎狗,那个倒霉蛋的肩胛骨被子弹打穿,“呜儿呜儿”地哀嚎着摔倒在雪地里,从伤口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一片积雪。

剩余四条猎狗急忙去追,可为时已晚,叶修已经轻车熟路地攀上半山腰,而他们只能围在下面虚张声势地叫两声。

“艹!让他逃了!”年轻的偷猎者骂了一声恨恨地放下枪,地上躺着的猎狗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想跟同伴一起去围捕,年长些的那个偷猎者赶紧打了个呼哨命令他原地不动。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看到偷猎者举枪对准被猎狗咬住的叶修时周泽楷的心脏几乎要漏跳一拍;可当他敏锐地捕捉到叶修在瞬间稳定下来的动作后立刻就解读了对方的想法,便默默收回了已经迈出去一步的前爪。

两个偷猎者骂骂咧咧地下马帮受伤的猎狗紧急止血包扎,另外四条猎狗仍旧聚集在山脚,他们几次试图学着叶修的样子攀岩,都没爬几米就落了下来,只能虚张声势地仰头冲着岩羊龇牙低吼。

铤而走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叶修为了引诱猎人驱散猎狗并且开枪故意露了个破绽让猎狗咬住自己,伤口不深,但挣脱的时候被横向撕裂开,此刻随着肌肉运动不断流出的鲜血几乎染红了整条左后腿。可即使如此,他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丰富经验仍旧让他有惊无险地攀上安全的山顶,并有了一个可以暂时喘口气的机会。

叶修站在山顶回过身,平静的目光扫过下方,不经意间就和正在向上看的周泽楷对上了眼。岩羊眯了眯眸子,三秒之后又移开眼去,找到块合适的地方卧了下来,扭头去舔腿上的伤口。

山脚下偷猎者的暴跳如雷和山顶叶修的泰然自若形成冰与火的鲜明对比,周泽楷的目光锁死在岩羊的身上,心脏鼓噪得仿佛要跳出胸膛。他忽然就明白了叶修对他的吸引力到底在哪。

——纵使孑然一身、伤痕累累,但王仍旧是王,他的强大在于灵魂而非肉体。

如果周泽楷看过人类世界的一种名叫偶像剧的东西,那他会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心动。

 

Episode Six: “Saved by the rival.”

周泽楷一直在山上待到两个偷猎者终于彻底放弃这次失败的盗猎活动带着猎犬回去时才从藏身处走出来,悄无声息地顺着叶修留下的踪迹一路追了过去。

岩羊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但他腿上的伤还没完全止住血,沿路断断续续地留下不少血迹,这给雪豹的追踪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叶修没有选择去寻找旧族群,他独自绕开羊群平时的行进路线来到一处小湖泊的边上。他现在急需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否则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带着这身伤恐怕也撑不过这个严冬。

积雪很厚,山上本就没什么植物,叶修不得不走到靠近湖边的地方才能从雪层下面挖出一些可以果腹的食物。

兴许是凛冽的寒风和冰冷的空气蒙蔽了叶修敏锐的五感,又或是伤口的疼痛和失血影响了他的判断力,叶修并没能够立即察觉到从下风处慢慢靠近的饥饿的狼群。

 

周泽楷循着气味和血迹追到湖边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叶修独个用三条腿蹦跶着和八条狼群周旋,他那条受伤的后腿好像又受到了重创,脚下的积雪都已经被温热的血液融化。

雪豹一瞬间觉得有什么东西“轰”地一声在胸口炸开,但他仍旧保持着足够清醒的理智,借着风的掩护像出膛的炮弹一样直扑狼群。

狼群也不是什么弱旅,一边围攻叶修一边也不忘分出精力来随时应对突发状况,有成员瞥见气势汹汹扑来的周泽楷就立刻发出警报,立马有两匹狼一左一右迎上了雪豹。

周泽楷眼神一暗,猛然跳起,从两匹狼的头顶跃过,几个纵跃靠到叶修身边,落地时恰好撞飞挡路的一匹狼,又一爪拍开另一匹已经要扑到叶修身上的狼。狼群被他突如其来的攻击和看似是在护卫岩羊的举动唬住了,一时间没有马上再扑过来,而是集体谨慎地在四周游走。

“叶修?”周泽楷趁着狼群还没有攻上来,带着询问的意味凑过头去嗅了嗅叶修后腿的伤。

叶修条件反射地挪开腿,抬起一只前蹄在积雪里跺了两下,用行动告诉周泽楷:他还可以。

周泽楷于是低伏下前肢,微张的口中隐隐可见锐利的犬齿;他的胸腔微微震动着,发出一声声带威胁性的低声嘶吼。

狼群躁动起来。头狼龇出利齿,耳朵向后紧贴后脑勺,尾巴举起几乎和地面平行;他弓着背,一身厚实的冬毛蓬松开来,喉咙里滚出令人恐惧的咆哮。

下一秒这头正值壮年的公狼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去,整个狼群紧随其后。

 

Episode Seven: “Won’t leave you alone.”

周泽楷和叶修的配合相当默契。雪豹和岩羊就像一对合作多年的搭档,无所畏惧地面对比他们多出几倍的对手;他们背靠着背,毫不犹豫地将自己脆弱的地方交给对方来护卫。

又是一轮进攻,叶修忍着伤腿再次被咬住的疼痛猛然向斜前方冲出两步,准确地顶翻一头准备从背后偷袭周泽楷的狼;他的背后,周泽楷察觉到双方之间的距离立刻迅速后退补上空当,同时故意门户大开引诱狼群来攻击,并趁机撕下一头从左侧扑过来的狼的一片肩胛肉。

狼群的这轮进攻又失败了,头狼“呜呜”地叫了几声指挥族员原地休整。周泽楷和叶修赶紧抓紧这个机会喘一口气。他们已经打退好几次围攻,相对车轮战的狼群来说他们消耗得体力更大。紧靠着自己的叶修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周泽楷心里很清楚这件事情,他抬起头,目光凛然地死死盯住头狼。

必须要速战速决。

头狼也察觉到周泽楷的意图,他皱起鼻子翻起上唇,喉咙里滚出令人胆寒低声嚎叫。然而就在狼群要再一次攻击之前头狼突然停了下来,竖起耳朵捕捉着风中传来的声音,下一个瞬间,在头狼的长嚎中狼群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疯狂的扑向雪豹和岩羊。

叶修也听到了那种声音,顿时计上心头。他后退一步撞了下周泽楷,催促道:“叫两声!”说完也不等他有所表示,自己先卯足了劲儿“咩——咩——”地叫了起来。

岩羊的叫声又亮又清脆,能传出去很远。周泽楷还是头一次听到叶修这么叫,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就嚎了一声。

“嗷——”雪豹的声音非常独特,听上去像极了有人在哀嚎。这声一出全场寂静了三秒,狼群极少和雪豹打照面,这声一出也被吓了一跳,齐齐谨慎地退开两米。

“跑!”叶修叫了一声,突然箭一样蹿出去,比成年公狼甚至还要小巧一点的身躯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有匹狼想正面拦截他却被直接顶飞出去。

周泽楷在叶修动的那一刹那立刻毫不含糊地跟上。他护在叶修的侧后方,一爪过去就在狼的身上留下几道皮肉都翻起的血口子。

面对一直以防守为主的雪豹和岩羊突如其来的猛攻,狼群一时间也有些应对不及,竟是硬生生地让他们将包围圈撕开了一道口子突出了重围。

叶修带着周泽楷拼命往他听到动静的方向跑,周泽楷知道他一定有了脱身的办法,半点疑问也没有地紧紧跟随。

狼群数量众多又擅长长距离追逐战,再加上叶修和周泽楷刚经历一场恶战,体力损耗不小,先前好不容易争取出来的差距越缩越小。

转机就在此时出现。

顺着地势转过一个山脚后周泽楷一眼就看见对面正向他们跑来的几个骑在马背上的人类,跑在马之前的是几条像狼一样凶猛的大狗,而在马后面一点的地方有一辆越野车紧紧跟随。

刚刚才亲眼看见人类能有多可怕的周泽楷本能地就要调转方向,叶修却立刻制止他,并且一边跑一边偏头和周泽楷碰了碰头作出亲昵的样子,似乎是要向来者表达些什么。

都是高速奔跑的双方之间的距离很快就拉近到了十米,跑得肺都快要炸掉的叶修喘着粗气停了下来,几条狼犬从他和周泽楷身边跑过,替他们筑起了一道防卫狼群的防线。

狼群没有追过来。他们停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一边“呜呜”地低声叫唤一边躁动地来回走动——冬季食物缺少,狼群认得这些人都是保护区工作站的驻守人员,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们怎么也不会放弃。

 

狼群撤去后本就已经跑得脱力的叶修腿一软就摔进雪地里,周泽楷急忙在他旁边卧下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这样至少不会那么冷。

那几个年轻人站在安全距离外往这边看了一会儿,其中唯一的姑娘转头和同伴轻声说了什么就径直向叶修和周泽楷走去。周泽楷看着她靠近,立刻绷紧了神经,他半支起前半身,半圆的三角耳倒贴住后脑勺,龇着牙作出警告。

“小周,放松,没有危险。”叶修安抚性地和周泽楷蹭了蹭脸颊,然后他站起身,向着那姑娘慢慢走过去。叶修的声音和触碰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瞬间就抚平了周泽楷心中的不安,他也站起来,跟着叶修走了两步又停下,摆出的姿态虽然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却仍旧没有放下戒备心。


姑娘在叶修跟前半蹲下来,搂着岩羊的脖子将他抱到怀里。叶修把下巴枕在她的肩上,半眯起眼睛任由姑娘一遍遍给他疏离凌乱的毛发。

周泽楷看得有些发愣,身子也随着这样温馨的一幕慢慢放松下来;可同时他的心底又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是心脏同时在被数十只蚂蚁咬啮一样,又疼又酸,说不上到底是什么滋味。他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该在叶修身边的,是他,而不是别人。

周泽楷盯着姑娘看了许久,突然重新迈开步子,慢慢走近。叶修从姑娘的臂弯里挣脱出来有些讶异地回头看着周泽楷,后者冲他眨了两下眼,一直走到距离姑娘只有半米的地方才停下。

姑娘大概是从叶修的举动中判断出周泽楷没有威胁,不仅一步不退,反而对着雪豹笑了起来。

周泽楷有点郁闷,他想要的可不是这个结果。雪豹及地的长尾甩了甩,突然人立而起,两只前爪也猛然张开,像是要扑食的前奏。

这一举动吓坏了几个年轻人,离得最近的那个一个箭步冲上前拉住姑娘的手带着她迅速后退,剩下的几人端起麻醉枪和猎枪,随时准备扣下扳机。

叶修一开始也被吓了一跳,但当他看见周泽楷的眼睛的时候就知道对方不会乱来,便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地等着看他会干什么。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周泽楷虽以雷霆之势落下,两条前腿拢住他的时候却轻如鸿毛,一点也没有让他的伤口受到震动。

周泽楷就这么松松地抱住叶修,又在一群瞠目结舌、下巴掉了一地的人的注视下,大大方方地在他的脖颈处蹭了两下。

 

Episode Eight: “Live.”

周泽楷在不过十来平方米的隔间里焦躁地走来走去,放在边上的新鲜羊肉几乎一点没动,只有生存必须的水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被喝掉了一半多。雪豹这两天甚至都不怎么敢休息,因为他一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叶修躺在被称为“担架”的东西上,身体覆盖着被由伤口处渗出的鲜血染红的布被推离他视线范围的场景。周泽楷的直觉告诉他叶修不会有事的,可这两天叶修都没有出现,而周围陌生的一切也让他感到不安,这种感觉和对叶修的担心一起在漫长的等待中被放大了无数倍,直至临界点。

“嗷——”雪豹低低地嘶叫起来,他突然低头叼住自己的长尾巴,似乎这样就能让一切负面情绪都减轻。

被自己情绪所困扰的周泽楷,没有察觉到从上方通气孔中伸出的枪口,也没有在意肩膀上突然传来的细小的刺痛,他只是觉得一下子变得非常困乏,尽管努力不想睡过去,但身体和意识都突然不听指挥,眼皮重如千钧……

 

“小周、小周?”睡梦中的周泽楷突然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的名字,他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哼哼了两下,没有动。

“周泽楷,醒醒!”那个声音还在继续,紧接着他觉得鼻子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敲中,不怎么疼,但很酸;他挣扎着睁开眼,视线对焦一会儿后眼前五六个重影终于归于一点。

“叶……修?”

“哎是我,小周你可算醒了。”

周泽楷又眨眨眼,因为麻醉而昏昏沉沉的脑袋总算逐渐变得清明起来,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后腿却软软的怎么也不听使唤。周泽楷急了,努力用已经恢复一点力气的前爪抓着地面拖着沉重的后半身向前挪。

“小周你别动,药效还没过呢,好好躺着。”叶修瞬间明白了周泽楷的意图,急忙靠近他,低头轻轻拱他的肚子和胸口。周泽楷本来就没什么力气,被叶修这么一推一下又躺了回去,他不服,拧着脖子又撑起来。

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周泽楷,道:“犟什么呢?”

周泽楷没吭声,只是抬起一只前爪搂住叶修的脖子,试图把他往自己的这边带。叶修这下算是彻底弄懂了周泽楷的意思,他顺着搭在自己身上的那只前爪上传来的几乎微不可查的力道向前两步,最后选了个舒服的位置在周泽楷身侧卧了下来。

大概是换了个环境不太适应,周泽楷看上去没有平时那么整洁,叶修看了眼他有些凌乱的皮毛,伸出柔软粉嫩的舌头一下一下地替他梳理起来。叶修其实也很想周泽楷,那天这个小家伙的一系列举动触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心都是肉做的,他到底也是会感觉到孤独的。

周泽楷用前爪半圈住叶修,他把鼻子埋进岩羊蓬松的皮毛里深深地呼吸了几下,直到鼻腔里尽是熟悉的味道才换了个姿势把下巴枕在叶修的背上,垂下眼从喉咙深处发出极为放松的呼噜声。精神紧绷了这么些天,直到此刻周泽楷那颗一直荡着的心才终于安定下来,他搂着叶修,很快就睡了过去。

叶修用余光瞥见周泽楷熟睡的模样,笑意从眼里一闪而过,他就势把头搁在雪豹肚子上,感受着那里因为呼吸而带来的起伏,跟着闭上了眼。

 

Episode Nine: “The Bright Future.”

随着春季的到来积雪融化、万物复苏,还覆盖着未化尽的积雪的山壁上,叶修灵巧地踩着不过巴掌大小的岩块一路攀登向上。那里,他认定的伴侣正在等着他——他和周泽楷在保护区的暖气房里窝了一整个冬季养伤顺便交流感情,前些天才刚刚回归大山。

“小周。”叶修一个漂亮的飞跃跳过最后的障碍,随着清脆的“哒哒”声稳稳落在山顶。

“叶修。”周泽楷走上前来,先是亲了亲叶修,又亲昵地替他舔去脖颈上沾着的露珠,这才问道,“都好了?”

“嗯。”叶修答道,他回过头去,望向曾经的羊群所在的方向,眼里是毫不掩饰的自豪,“他会比我做得更好。”

周泽楷看着叶修,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鼻尖上落下一吻:“你是最好的。”

叶修偏过头去也亲了周泽楷一下,笑道:“彼此彼此。”

他说完就一矮身蹿了出去,周泽楷没有犹豫,迈动修长的四肢紧紧跟上。他们并肩在山脊上一路向前,阳光倾洒在刚刚褪去冬毛的身上,为他们笼上一圈淡淡的光辉。

山间响起动听的鸟鸣声,仿佛也在为这对历经艰辛终于得以比肩前行的大山的精灵送上最美好的祝福。

 

END


评论(2)
热度(50)

© 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