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此博刀剑乱舞游戏/动画/2.5D相关,日常夸夸麻璃央相关
男审x刀相关请走:临涵-挖坑不填
刀x男审相关请走:千亦-麻璃央世界第一可爱
刀x刀相关请走:淮阳-努力撒糖
主博推荐&喜欢:刀审刀,刀x女审,三日石三日,三日清三日,一期三日,三日鹤三日,小狐三日,三日山三日,三日和泉三日,周叶
不回复评论=不在/没想好措辞不敢回

【周叶|动物paro|已完结】The Mountain Geniuses (上)

我仍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篇明明应该在白色情人节那天就发出来的,结果刚刚打开lof查看却显示是“仅自己可见”,我想点进去修改还显示“已删除”???

蒙圈

不过没事……

是雪豹周x岩羊叶

去年周叶吧吧刊的投稿




图片源自网络……

————————————


Episode one: “When we were both young.”

周泽楷从山坡上缓缓往下走,他昨夜几乎毫无收获,只在清晨的时候借着雾气的掩护捉了两只不明品种的飞鸟勉强垫了肚子,可这对于一只正处在成长期的雪豹来说远远不够。高原上多四蹄动物,那些才是他需要捕捉的目标。而就在刚刚,他从山坡远眺的时候发现不远的地方似乎是一片峡谷,奔腾的河水流经那里——还有没多久就进入夏季,想来后面该是一片不错的猎场。

作为一只刚成年的雪豹,周泽楷不缺乏技巧,他缺的只是足够的经验;但眼下他除了赶紧捕猎填饱肚子外还得找个地方给自己做个窝,算是作为日后的家。

饥饿带来的灼烧感一波一波地侵袭着胃部,周泽楷加快了步伐向选中的地方赶去。他到底还是年轻,未曾细想为何这一路上都没有任何生物往同样的方向而去,只是当作天色尚早,那些机敏的四蹄动物们还未出来觅食。

越是靠近山谷四周就越是安静,周泽楷的步伐也变得愈发谨慎。他走几步就要停下来看一看、听一听,虽然一直没有什么异常状况,但这种过分的平和却正是异样感觉的来源。天空还是那样的蓝,棉絮似的流云乘风而行,周泽楷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大,本能在告诉他,不要再往前了。

 

叶修在半山腰上巡逻的时候就看见了那个不速之客。那是一只陌生的雪豹,灰白色的皮毛上布满黑色的圆环或是斑点,他的姿态里带着年轻猎手皆有的锐气和高傲却又有年长者才有的小心谨慎。只是通过雪豹的一举一动叶修还是能分辨出他还年轻得很,多半是个刚离开母雪豹从北边的山脉一路过来找安居之所的小家伙。

作为一头岩羊,叶修本不该对天敌抱有任何的同情心;而作为一个岩羊群体的领头羊,他更应该将任何可能危害到族群的潜在危险在刚萌芽之时就彻底扼杀。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原因——也许是他看见了这头年轻雪豹所隐藏的优秀天赋,又或许是这头雪豹已经好看到足够吸引异族生物——总之,他并不忍心看着这个未来的敌人就这样平白无故地丢了性命。

 

周泽楷突然停下脚步,头顶的耳朵机敏地抖了抖。他在上风处闻不到味道,但那细微的碎石响动的声音却逃不过他敏锐的耳朵。周泽楷没有转身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继续维持着之前的节奏——把后背暴露给对方确实并不安全,可他并不知道来者的用意,在跟踪者露出端倪之前他不想打草惊蛇。

“小年轻,别再往前了。”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周泽楷停下步子,他不动声色地回过身,目光紧紧锁住那个跟了他有一段时间的家伙。那是一头年龄不大的公岩羊,一对形状特别的角粗壮而富有光泽,一双深琥珀色的眼睛安静地看着他——既没有普通食草动物见到他时的惊恐,也没有像个别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公羊一样浮躁。

被天敌死死盯住的确不算什么享受,可叶修从来都是例外。面对这头年轻雪豹暗藏攻击性的眼神,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那里是雷云聚集地,进去的活物都死了。你要是不想被电成焦炭,就跟着我。”

 

Episode Two: “He’s the king.”

周泽楷静静地伏在林立山石间一小块突出的平台上,灰白色的皮毛远远看去几乎和周围的泛灰的裸岩融为一体。他的视线一直紧紧追随着一头在他斜下方啃食着零零散散生长在山体上的植物的岩羊。这头年轻的公岩羊不知道为什么脱离了群体独自觅食,不过这对于雪豹而言反倒是一件好事。

小岩羊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察觉,一面仍旧专注地吃着鲜嫩的枝叶,一面在不知不觉中离雪豹越来越近。

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周泽楷屏住呼吸,全身的肌肉都调整到即将出击的状态。只要小岩羊再走进一两米,基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

可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原本看上去没什么防备的小岩羊却猛然抬起头,鼻翼急速抽动着,同时不断地转头看向四周,好几次目光都从周泽楷埋伏的地方一扫而过。

周泽楷也抽了抽鼻子,他立刻反应过来——风向改变了!虽然只是非常细微的改变,风的流速也不快,但还是有一丝气味传到了小岩羊的那里。草食动物本就警醒异常,哪怕是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使他们望风而逃。

周泽楷知道自己的最佳伏击机会已经不可能到来,他当机立断,迅速出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雪豹就像是一支利箭一样急速向他斜下方的小岩羊猛扑过去。

几乎是同时,年轻的岩羊捕捉到了危险的来源,几乎是本能地就撒开四蹄蹿了出去。

青灰和灰白两道身影在怪石嶙峋、碎石密布的陡坡上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战。

岩羊攀岩的本领在所有动物中都是数一数二的。这头小岩羊虽然年轻,但该有的能力已经一样不少。他在乱石间迅捷地跳跃着,很多看起来并没有任何落脚点的地方他也能找到借力之处蹬上,连看都不用多看一眼。

周泽楷紧紧追在小岩羊身后大概十几米远的地方。雪豹同样是攀岩高手,虽然不及岩羊那般即使在近乎九十度的崖壁上也能行动自若,但这样的山体对他来说仍旧是游刃有余——宽大的脚掌和几乎同身体等长的尾巴给予他极好的平衡能力,让他能在山坡上如履平地。

小岩羊慌不择路中选择的是下坡,这反倒给了周泽楷借由下冲的力道拉近距离的机会。又跳过几块石头之后雪豹的爪子挨上了岩羊的屁股,小岩羊受惊,猛然向前加快了速度奔逃,只让雪豹的爪子在屁股上留下几道血痕。之前一直专注逃命的岩羊这时候反而边跳边“咩咩”地惊叫起来,像是在呼唤同伴的救援,又像是在为自己的不幸哭诉。

一击不中并未让周泽楷失去信心,他继续一心一意地追逐着、拉近距离,浑然不管小岩羊凄惨的叫声。那双像是高原天空一样澄澈明亮的眼睛牢牢锁在猎物的身上,不放过任何一丝一毫可能改变到最终结果的细节。

又是几十米的胶着后小岩羊大概是终于体力不支了,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周泽楷调整了一下呼吸,再次加速追了上去。

眼看两者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近,变故,却突然在这时候发生!

一道青灰色的身影从斜上方的山脊上猛冲下来,直插在岩羊和雪豹之间,硬生生地逼停了后者。周泽楷全部的精力几乎都放在小岩羊的身上,面对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他可以说是毫无防备,虽然在最后关头通过余光捕捉到对方,但这点时间也只够他紧急刹车,并不能足以让他变道再去追他的猎物。

周泽楷调整着呼吸,眼神不善地看着来者。这头拦路的公岩羊他认得,正是那天将他带离死亡谷的岩羊。周泽楷知道他叫叶修,是其中一群岩羊的头领。只是令雪豹没有想到的是他今天选择的练手对象恰好就是叶修所带领的羊群里的,更让他意外的,是这头体型并不算魁梧的岩羊竟然敢只身冲下来阻拦自己。

周泽楷凝神看了站在离他只有几步远地方的叶修半分钟,最后开了口:“周泽楷。”然后就 头也不回地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去——这一场他知道自己是输了,叶修只是想救族员而已,否则以他的能力,要把自己撞下山坡也并不难。

 

Episode Three: “Winner or Loser.”

岩羊群分散在山脚下的平地上,正逢冬季,雪纷纷扬扬地下着,地面上已经积起一层薄雪。草木大多已经枯萎,变得又干又瘦。对于食草动物来说冬天总是有些难熬的,他们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在取食上,所幸在这最艰难的几个月里他们还有一个夏天加上一个秋天养足的膘来支撑。

叶修孤零零地守在族群的外围放哨,冬天是岩羊的发情期,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弥漫在整个羊群。所有已到年龄的公羊都像是有永远也用不完的精力一样,频频向竞争对手发起挑战;赢了的自然可以向选中的母羊示爱求欢,输了的就只有寻找下一个对象。

作为一头刚成年一年多点的年轻岩羊,叶修无论何种方面都非常优秀,可他偏偏对族群里的任何一头母羊都没有兴趣。发情期一到他就主动承担起放哨的职责,站在羊群的外面,任凭那些或爱慕或嫉妒的目光落在身上,仍旧巍然不动。

这一点让族群里的雌羊们伤心了很久,也让雄羊们松了口气。

当然,无论是输赢还是企图置身事外,都不可能一直如此。

岩羊之间的求偶争夺战算不上激烈,只是年轻公羊们总是心高气傲一点,打输了难免要变得暴躁一些。比如有一头年轻公羊在向自己看中的对象求爱屡屡被拒后,转头看见在外沿一边吃草一边警戒的叶修,顿时心里蹿起一股无名火。他“咩咩”地高叫几声,像头牛一样低着头猛冲过去。

叶修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些愣头青,去年他就发现只是一味地避战反而会招致反效果,倒是痛痛快快地打败他们才是上策。

 

周泽楷半蹲在距离岩羊群好些距离的一块岩石平台上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并不饿,昨天才抓到一头北山羊果腹,这足够他撑过好几天;这个时间点来到这里一来算是巡逻,二来则是想看看叶修在干什么。

看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无聊,年轻的雪豹玩心大起,借着皮毛的掩护他从平台下到山脚,梅花状脚掌在雪地上留下一串漂亮的脚印。

雪豹才刚刚在缓坡上迈出一步,暂时接替放哨一职的叶修就毫无征兆地发出表示警告的叫声,岩羊群顿时停止一切活动,还算整齐地跑向离他们最近的那面山坡跑去。

周泽楷被四散奔逃的岩羊群激起本能,他将目光锁定在叶修身上,长尾一甩像利箭一样疾奔而出。

叶修察觉到周泽楷的目标是他,也并没有任何惊慌,调头选择从另一条路上山。积雪覆盖了大半山石,雪豹和岩羊却丝毫未曾被此阻拦。两道身影轻灵地在其间穿梭,所到之处激起片片飞扬的雪花。

追至半山腰,确定没有追上叶修的可能性后周泽楷停下了脚步。他站在原地调整着呼吸,半仰起头看着叶修一步不停地攀上山脊后又回过身来俯视着他。从另一边逃上去的羊群在他身后聚集,他站在最前头,晨光为他的皮毛镀上金色,却丝毫掩盖不了他眼里沉静睿智的光芒。周泽楷低低地嘶吼几声,作势要向上冲,其他的岩羊呼啦一下都逃开了去,唯独叶修仍旧站在那里,稳如磐石。

周泽楷被那种气势激起体内最原始的本性,脑内突然闪现一个疯狂的念头,他,想要征服他。

 

 

Episode Four: “Whena king falls, a new king rises.”

周泽楷充满力量的身躯和四肢拉伸到极限,像是张满的弓,漂亮而富有侵略性,眨眼间便在山地上奔出去十多米。雪豹的前方,那头慌不择路的岩羊的速度渐渐开始慢下来,看得出来那条被狼抓伤的后腿已经不再灵活,鲜血从重新迸裂的伤口流出,几乎染红大半条腿。

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拼尽全力逃跑的岩羊或许是自知逃生无望,又或是实在没了力气,一个趔趄摔倒在石坡上。周泽楷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加快速度,最后七八米的距离转瞬即到。雪豹一个鱼跃扑到岩羊身上,低头死死咬住猎物的咽喉,不出一分钟,爪下的挣扎便停了下来。

周泽楷趴在岩羊的尸体旁喘匀气,这才慢条斯理地扯开柔软的腹部开始享用。

一个多小时后周泽楷走在回窝的路上,他已经完全成年,略有点蓬松的柔软皮毛下是线条流畅而有力的肌肉,一举一动间都透露出十足的王者风范。他出色的捕猎技巧继承自他的双亲,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即使在别的捕猎者都一无所获的时候,他也总能抓到点足以果腹的猎物。

等早上都快过去大半,周泽楷才刚刚要回到居所。路过叶修领着的那群岩羊的活动区域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想着有段时间没见到叶修了,但最终还是没有多做停留。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两头成年雪豹厮杀作一团,毛色浅淡的那只看上去也更年轻,眼神锐利动作凌厉;毛色更深的那只明显已过壮年,眼神狡诈阴险,动作狠辣。

老雪豹到底是年纪大了,虽然经验充足但体力跟不上,再加上他的对手也并不像以前的几个愣头青一样只知道一味地攻击——这头年轻雪豹已经积累下相当的经验,攻势收放自如,一击不中也不会焦躁冒进,反而是耐心周旋等待下一个机会。

时间一久,老雪豹体力渐渐不支,一个反应不及被对手掀翻在地。他本想趁机拼死一搏,却不想对方只不过撕扯下他胸口的一块皮毛,未曾要他的命。

自知大势已去的老雪豹灰溜溜地拖着尾巴、带着一身的伤黯然离开;胜者,那头年轻的雪豹,也就是周泽楷,静静站在原地,没有嘶吼。

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能让人觉得,他就是王。

风给周泽楷传递去信息,他转身。叶修就站在几米外的地方,一身漂亮的青灰色皮毛沾满尘土,乱得像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我都看见了,恭喜啦小周。”叶修看着周泽楷,一点也不像对面站着的是本该不共戴天的敌人。那双初见就深深吸引住周泽楷的眼眸里即使有无论如何也遮掩不掉的疲惫,却也真真切切地透露出欣赏和喜悦。

周泽楷忽然就觉得心情好了起来,他一步步走近叶修,后者也就那么站在原地,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为什么?”无法解释的话就这样脱口问出,连周泽楷自己都愣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

叶修笑了,“咩咩”地叫了两声,琥珀色的眼睛半眯起来,耳朵愉悦地抖动着,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周泽楷也不恼,天空蓝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叶修一会儿,直把岩羊看得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

“保重。”周泽楷道,言罢转身就走——他从叶修那双能倒映出自己的眼睛里看出来了,他什么也不需要,不要安慰,更无需怜悯。


评论(2)
热度(46)
  1. 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转载了此文字

© 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