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此博刀剑乱舞游戏/动画/2.5D相关,日常夸夸麻璃央相关
男审x刀相关请走:临涵-挖坑不填
刀x男审相关请走:千亦-麻璃央世界第一可爱
刀x刀相关请走:淮阳-努力撒糖
主博推荐&喜欢:刀审刀,刀x女审,三日石三日,三日清三日,一期三日,三日鹤三日,小狐三日,三日山三日,三日和泉三日,周叶
不回复评论=不在/没想好措辞不敢回

【周叶】复健段子(一)

冰上的尤里,中毒产物,大纲流的段子⋯⋯可是真的好想看花滑paro的周叶啊qwq,没粮吃好饿(什么x)
PS:空间发给周叶墙的段子里第一个跳写的是“后外点冰三周跳”,这里修改一下应该是“后内点冰四周跳”
花滑我还在研究各种细节⋯请⋯不要打我(逃)
————————————————————


周泽楷十二岁的时候,还在青少年组,而十六岁的叶修已经参加了成年组的比赛。

有一回他们难得在同一个场地遇上,青年组之后就是成年组,叶修是第一个。

周泽楷从小就话不多,一直都很乖,这次却破天荒地要求要看完叶修的比赛再走。教练虽然惊讶,但看在时间还算充裕的情况下就同意了。

同样作为参赛队伍,虽然组别不同,但好歹也是有位子可以坐的。周泽楷偏不要,他跑去场地边上,运动员入口的附近扒着——他十三岁之前个子长得很慢,才堪堪比场地的围栏高了那么一点,要看清楚都得扒着边缘踮起脚。

负责清场和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很快就过来要带周泽楷回去,他解释了一下情况对方却还是不肯让步,小家伙急得脸都涨红了,二人就这么僵持不下。

“让他待这儿吧,没关系的。”突然插入的声音让两人皆是一顿,那工作人员看了眼来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默许了。

“你⋯⋯是周泽楷对吗?”那人,哦不,或许还该称他为少年,走到周泽楷跟前,笑着问他。

“嗯。”周泽楷稍微仰着头看他,脆生生地叫出对方的名字,“叶修。”

叶修眯了眯眼睛,假装正经地一手拍在周泽楷的肩上:“不对,要叫前辈。”

“⋯⋯”周泽楷抿起嘴唇,半天都没说话,像是在做内心的挣扎,可最后,他还是憋出了那两个字,“前辈。”

叶修从那双墨色的眸子里和那听上去要多不情愿就有多不情愿的两个字里读出了一种“你明明比我大不了两岁”的意思来,他“噗哧”一下笑出了声,又在男孩沉默地注视下收起了笑意:“等你变得足够强大的那天,随你怎么叫我都可以。”

周泽楷微微睁大了眼看着面前神色突然严肃起来的叶修,他刚要说些什么,广播里就响起了选手进场的提示。叶修回头看了一眼,轻轻拍拍周泽楷的肩膀:

“小周,你滑得很棒,一定要坚持下去。”

“比赛要开始了,我先进场了啊。”叶修冲周泽楷笑了笑,“有什么话等我比完再说。”说完他脱下外套交给一边的工作人员,自己则踏入冰场,滑到中央摆好了起手姿势。

随着音乐响起,周泽楷就见场中的叶修突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微微上扬的嘴角三分轻佻五分邪气,又带着两分这个年龄的少年才有的开朗与阳光。他在冰面上娴熟地滑动,脚下的冰刀在半透明的冰上画出一道道或凌厉或优美的线条,身姿轻盈得像是一只舞动的燕子。

节目过半,音乐的节奏越变越快,叶修的动作同样也随之越来越果决和有气势,不似一开始那般仿佛带着点优柔的味道。他看上去是那样的自信,那双眼里仿佛装着一整个浩瀚的星空,亮得就是一个局外人都能看出他对滑冰的喜爱,那种全身心投入进去的喜爱。

这样的叶修,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甚至连眨一下眼都不敢。

周泽楷看得呆住了,场中明明人声嘈杂,但他的眼里却只有一个叶修,耳边也仿佛只剩下那人在高速运动中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和冰刀与冰面接触时所发出的清脆响声。

音乐终于进行到最后,也是最高/潮的部分,整场下来只做了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的叶修这时却又让观众们惊喜了一把。

“来了!联合跳!”现场直播解说员的声音里也满是激动,在叶修完成勾手三周跳后又接上了后外点冰三周跳最后稳稳落冰之后只听广播里传出一声“漂亮”,现场的氛围顿时被带动得更上一层楼。

等叶修最后以联合旋转收尾结束比赛下场之后发现周泽楷竟然真的在场边等他,看见他之后那孩子立刻就跑了过来,站在他面前抿着唇用亮亮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半晌,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道:“我一定会超过你。”说完也不知道为什么,匆匆忙忙地就跑开了。

叶修先是一愣,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看着周泽楷远去的背影,眯了眯眼睛,颇为愉悦地笑了起来:

‘可别让我等太久啊,小周。’

评论(2)
热度(32)

© 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