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此博刀剑乱舞游戏/动画/2.5D相关,日常夸夸麻璃央相关
男审x刀相关请走:临涵-挖坑不填
刀x男审相关请走:千亦-麻璃央世界第一可爱
刀x刀相关请走:淮阳-努力撒糖
主博推荐&喜欢:刀审刀,刀x女审,三日石三日,三日清三日,一期三日,三日鹤三日,小狐三日,三日山三日,三日和泉三日,周叶
不回复评论=不在/没想好措辞不敢回

【2015.11.24生贺|周泽楷中心|周叶O】惊喜

小周生日快乐!

定了定时发布的,如果出现差错那不是我的锅是时差的锅!(bu

今年,居然真的还是赶出来了。

其实并不是很满意,很多想表达的都没能表达出来。

可是写了整整一天,也不想就这么删掉,好歹它还有点生贺的样子。虽然朴素了点。

明年会写更好的生贺出来的。

小周男神恭喜又大了一岁啦!

接下来最多更一次图书馆的下,然后下一次更新lof估计就是明年高考结束啦。

PS,执子之手那句,出自诗经。

————————————



【2015周泽楷生贺|周叶】惊喜

 

大约七八点的光景,迟来许久的夜色终于降临。S市的街头被罩上一层深沉的灰色,路灯一盏一盏地亮起,将这昏沉的夏季的夜晚渲染成一片明晃晃的浅橘色。

 

街角的一家烧烤店也开始忙碌起来,店面不大,一块由黑、黄、灰、白四色构成的招牌不起眼地悬挂在店门上方,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四个字“云海烧烤”。

 

周泽楷推开店门走出来,手里拿了抹布开始擦桌子,江波涛已经和杜明一起把店外的篷子撑开并且开了灯,孙翔和吴启还有吕泊远把白天收起来的凳子都搬出来摆好方便等会来吃的人能有个地方坐着慢慢享受。

 

店面是最先退役的周泽楷出钱盘下的。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做这个,问了也仅仅只是得到一个“喜欢”。不过令人讶异的是轮回战队曾经的王牌除了颜好技术好为人低调谦逊又不失该有的自信外还是一把做菜的好手,至少他的烧烤技术确实足够好。到了最后几乎轮回战队从第四到第十八赛季这十五年里的大半主力队员退役后都来了他这家店,不知不觉中过往的那个轮回又在这里聚集了起来,以另一种方式继续着属于他们的荣耀。

 

店外的空地上已经站了不少人,多数都是附近的学生和年轻的工作党。从周泽楷刚来时算起,这家店也开了有快三年。最初的时候店里只有他一个,又是新店,还是靠着他的颜值和退役职业选手的身份才吸引到了不少顾客;不过没几个月他就凭着自己的实力店里招揽到了一批比较固定的客人。等轮回其他选手来了以后更是一起把店名给打响了,这家烧烤小店在整个S市都出了名,《新X晚报》的记者甚至来采访过一次。虽然不至于上头条,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事情。

 

顺带一提的是,店名并不是周泽楷也不是轮回的任何一个人起的,那只是个盘下店面时就有的附赠品而已。荣耀的职业选手大多都是实干派,加之对起名这种事也并不是很在行,偶尔开玩笑时提过几次要一起想一个有意义的名字却一直无果后便也作罢,毕竟在他们看来,高质量的食物和服务才是一家烧烤店最重要的东西,名字也不过是装点。

 

“小周,炭火已经点上了,你去烤吧,这里我来就好。”江波涛走到周泽楷身边,从他手里拿走抹布,指了指店内的烧烤架。

 

周泽楷点点头,去旁边的洗手池洗了手就回身进去店里戴上专用的一次性手套开始烤肉。江波涛擦完桌子抹了把额上的薄汗——S市的夏季总是闷热得很,哪怕太阳已经落山,徐来的夜风也吹不走弥散在空气里的燥热,只要不开电扇或者空调,稍微动一下都能出一层汗——他走到篷子外,开始招呼等了有一会儿的第一批客人进来点单。

 

轮回众人的分工很明确:周泽楷是“主厨”,尤其是一些比较难烤的食物都由他来;江波涛主要负责招待客人还有收银;孙翔、杜明、吕泊远和吴启则是负责采购、给食材刷上调料以及把烤好的食物送到每张桌子上。当然,实在很忙的时候这些人也都能视情况来客串一下别人的角色。

 

即使过去这么久,这些前职业选手的影响力也仍旧存留着。荣耀职业联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持续成长,每次新区开服都能看到一大批新入坑的玩家聚集在新手村,在艰难地清完任务后到处找人组队,开玩笑似地希望能在格林之森也抢到个暗夜猫妖的首杀,试图找到那么一丝丝和当年的君莫笑比肩的机会。

 

前来吃宵夜的很多客人都是荣耀迷,刚开始众人觉得能这么近距离看到甚至和这些前荣耀职业选手们交流是件很新奇的事。但时间久了大家渐渐打成一片,距离感没了新鲜感也退了;再加上许多人都意识到,这样的狂热对这些退役选手来说也是一种困扰,便不再有最初时候的疯狂。就算仍有慕名前来的食客,也只是按耐住激动的心情,或是安安静静地买一点烧烤做个凝望者,再者是大着胆子上前去和自己喜欢的选手攀谈几句,或者要个签名。就这样折腾了一段日子,轮回一众才终于能过上平静的、有足够私人空间的日子。

 

“小周,来两份烤鱿鱼,微辣。”江波涛穿梭在一张张圆桌之间忙不过来就叫了杜明去传话,周泽楷点了头,从一旁已经烤好的烤串里挟起两串烤得焦黄的鱿鱼装了盘递给杜明。

 

开摊没多久整块地方就飘香四溢,走过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停下来闻一闻看一看,有的禁不住诱惑便顾不得这炎热的天气撩起袖子就走进店里,没了位置坐就直接捧着烤串站在篷子底下吃,有几个熟客干脆就站到烤架前,忍着熏人的油烟和热气同周泽楷还有孙翔他们搭话。

 

“哎对了,你知道吗——街对面那家甜品店终于装修得差不多要重新开业了,我朋友是做设计的,正好接了这个活,据说新老板还挺帅气的。”

 

“哎哎是吗!?那感情好啊,以后连下午茶也有地方可以去吃啦。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怎么会不好吃。人帅气的东西肯定也好吃啊!你看小周老板不就是个好例子?”

 

听着摊前几个妹子叽叽喳喳地聊着八卦并且毫不忌讳地提到了自己,周泽楷在把烤好的肉串递出去的同时友好地向朝他这边看来的妹子笑了笑。一群姑娘几乎要看呆,抽气声顿时连成一片,作为当事人的周泽楷毫不知情,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情况,这种时候自是能够巍然不动继续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忙碌的时间过起来总是格外的快,考虑到作息时间的问题烧烤店往往在十一点前后就会收摊,然后众人各回各家。

 

周泽楷回到家里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躺到床上,睡前他习惯性地登陆QQ,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好多天都没亮起的头像竟然在不断跳动着。

 

叶修:小周我忙完了,有个惊喜要给你。这两天做好准备[烟]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只发了一条“好的,前辈晚安。我等着。”过去。

 

回信内容虽然简单,但周泽楷心里要说没有一点雀跃那是不可能的。他和叶修之间的事情在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结束之后就打开天窗说了亮话,也是在那时候周泽楷发现原来两个人其实是误以为自己是单箭头的双向暗恋。可基于现实的种种情况,两人至今都还处在异地恋中,大部分时间就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彼此,偶尔得空了才能抽个几天的时候碰到一起,最多也就拉个小手亲个嘴,盖个棉被纯聊天。

 

惊喜啊……到底会是什么呢?抱着这样的期待,周泽楷满足地关了手机和台灯闭上眼进入了梦乡。

 

 

结果就这样过了数天,叶修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在那之后都没有消息过来。周泽楷每每打开他和叶修的对话框就能看到自己最后回复的那条孤零零地躺在那儿,他估摸着叶修估计是还有事要忙也就和往常一样没有去问。

 

 

自那个“即将到来的惊喜”之后已经过了快一周,这期间叶修又上过一次,告诉周泽楷他那边临时出了点多余的事,惊喜要晚一点才能让他看到,再然后便又是毫无消息。周泽楷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但对叶修的了解让他并不怎么在意,也只是默默把这件事情压到了心底等着打开它的那天。

 

天气热得有些可怕,即使是夜晚也像个大蒸笼似地让人难以忍受,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的叫声更让人觉得烦躁不已。可就算是这样的日子,忍受不住美食和“男神”诱惑的人们也依旧不比往常少多少。轮回一众人都穿着马甲和短裤拖着凉拖忙得不可开交,脸上、身上不断地被汗水浸湿再被大功率的空调和电扇带来的冷气吹干,不过谁都没有叫苦叫累,相反,大家都很乐在其中。

 

忙得几乎脚不点地的几人都没有注意到,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衫和米色七分裤、戴着顶鸭舌帽的男人穿过人群和座椅来到了烧烤架前。

 

“小周老板,来两串烤鸡翅、一串烤茄子、一串烤青椒再加上两串牛肉卷,不加辣。”带着点沙哑却又矛盾的清朗、尾音还模模糊糊的有一丝慵懒调子的嗓音在跟前响起。

周泽楷一听这极为熟悉的声音,被热气熏得有点反应迟钝的大脑顿时清醒了。他抬头看去,果然就见烤架对面站着他想了很久的叶修。对方把鸭舌帽微微往上抬了抬露出一双明亮的茶褐色眼睛,里面带着只有对他才会展现的温柔和宠溺,还有那么一点狡黠。

 

“叶修!”周泽楷喊了一声,差一点就扔下手里的烤串冲出去把那人抱住了。但他克制住了自己,外面还有很多人在,他莫名的,不想让太多人注意到叶修的存在。

 

叶修看着周泽楷眼里还没有退下去的惊诧忍不住笑了起来,嘴角扬起,是周泽楷最熟悉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开怀的笑容。他举起一根手指竖在嘴唇上摆出一个“嘘”的意思:“小周你先忙你的,收摊了我跟你说。”

 

“嗯。”周泽楷听话地收起想要抱紧叶修的心思,低下头继续烤他的肉和蔬菜。

 

作为一个职业选手,还是大神,周泽楷有一双很好看的手。那双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有力,修剪的圆润的指甲常年透着健康的淡粉色,手掌宽厚,偏白一点的肤色在偏深的烧烤食材的映衬下更显得相当漂亮,只是看着那双手熟练地翻动着烤架上的烤串都让人觉得是件非常赏心悦目的事情。

 

叶修就站在烤架前,安静地看着周泽楷工作。他退役多年又一直很低调,这期间来来往往的客人一直有,竟然都没有认出他来,而轮回的其他人忙着做其他的事情,竟也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快到八点半的时候周泽楷拜托了江波涛通知一下众人今晚因为有事提早关门,也是这个时候,才有轮回的人看见一直站在一个不起眼的、却又能清楚看见周泽楷的角落里的叶修。

 

“诶!那不是……?”杜明最后的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吴启大力拍了肩膀,吓得他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不过至少是让他及时地反应了过来。

 

客人们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都善解人意地提早离开了。轮回众也不忙着收摊,纷纷围绕在叶修边上——这似乎都已经成了习惯,凡是第十赛季之前就进入联盟的选手,不管在役的还是退役的,凡是见到叶修就必定会“集火”他。外界大多以为这是因为叶修四冠在手拉的仇恨值太稳,只有这些人自己才知道,这是因为不管过去多久,叶修都始终是他们那个时代的象征。当年包括周泽楷在内的很多人都是承认的,叶修是最好的对手与朋友。

 

叶修一边游刃有余地和众人周旋,一边目光却时不时地落到正在帮他烤夜宵的周泽楷身上;正专心给肉串抹调味料并匀速翻转着烤串的男人似乎和他心有灵犀一般地抬起头来,正对上那双无论何时都熠熠生辉的眼睛,嘴角便自然而然地弯起,展露出一个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下至五六岁的小女娃看了都会忍不住跟着一起笑的、充满着幸福气息的微笑。

 

“……”目前还基本都是黄金单身汉状态的轮回一众人表示有点心累。

 

最后江波涛非常善解人意但又态度坚决地帮周泽楷把最新烤好的夜宵都装进外带盒里递给他,并把他拉出了店里:“小周,今天辛苦了。你和叶神先回去吧,这里我们来收拾就好。”

 

周泽楷怎么会不知道江波涛的另一半用意,但想和叶修独处的心情太过强烈,尽管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在同伴的游说下他还是一手拎着夜宵一手帮叶修拖着那个不算大的旅行箱,两人一起并肩向家里走去。

 

 

一到家叶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手,第二件就是打开外带盒拿起一串鸡翅往一口咬了下去。

 

“叶……!”周泽楷想要阻止但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修撕下一大块鸡中翼上的嫩肉吃进嘴里,然后起了反应。

 

“……唔!小……周,烫!”天气炎热,周泽楷家又离得近,一路上走回来吹了会儿夜风也没能让这热腾腾的烤串凉到适宜入口。叶修心急了一下一口咬得太多立刻就被烫到了,被惯性嚼得半烂的鸡肉在口中被舌头翻腾着试图找个可以落下来安安静静咀嚼的地方。很久没被烫到过的男人一面捂着嘴口齿不清地向周泽楷求援,一面却又不舍得把鸡翅吐出来,倒是难得吃了瘪。

 

之前看见叶修的动作后就立刻去厨房倒水的周泽楷正好把一杯凉白开递到前辈的手里:“水。慢点。”

 

叶修感激地看了眼周泽楷,仰头就“咕咚咕咚”地把大半杯凉水都灌下肚去,这才算是解了这“燃眉之急”。喝完水叶修又等了半分钟,等嘴里的热度和疼痛消退了才敢继续啃鸡翅。这一次他学乖了,没有再忘记先把烤串吹一吹再放进嘴里。

 

周泽楷的手艺确实好——鸡翅烤得外焦里嫩,脂肪大多被烤干,褐黄的皮有点脆又不油,肉里的水分没有全部蒸发掉而是留下了一部分,一口咬上去自制调料的鲜香混着肉汁一起给味蕾带来最极致的享受。

 

“好吃,小周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叶修满意地点点头,解决完一串烤鸡翅的他又把手伸向烤茄子,注意到周泽楷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在吃,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就拿起另一串牛肉卷递过去,“小周你也吃,我一个人吃不了。”

 

周泽楷应了一声,接过对方手里的烤串慢慢地吃着,大部分时候的目光却仍旧落在叶修的身上,那个让他心里躁动了一段时间的问题又来了——叶修那天说的“惊喜”,到底会是什么?

 

叶修像是看出他的心思,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咽下嘴里的牛肉,道:“小周别急,明天你就能看到那个惊喜了。”

 

“好。”周泽楷有些无奈,可他深知叶修的脾性,知道他说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便也不再去胡乱猜测。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和往常一样在八点起了床。大概是有叶修在旁的缘故,他比平时要睡得更沉一些,不过他起来却并没有看见本该睡在身边的叶修,反而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已经凉掉的被窝。

 

等起床气已经消掉并且洗漱完毕的周泽楷来到楼下的时候,叶修正在给那个漂亮的香草黑巧克力双拼蛋糕做最后的拉花点缀,那过去曾被人点评说是“全联盟价值最高的手”的灵巧双手现下轻轻抓着拉花器在蛋糕边上挤上一朵朵奶油花的情形着实叫人觉得赏心悦目。

 

“哎呀小周你来了啊……”叶修专心地做好最后的装点后一抬头就看见周泽楷有点欣喜又有点惊讶地看着他,那双黑曜石样的眼眸里只倒映出他一个人的身影。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就开始讲述:

 

“小周,我家里人终于同意我在你这儿定居了。然后我想了想,你不是也喜欢吃甜品嘛,就去报了专业的培训班,把以前我妈教我的结合起来,最近才拿到的资格证。”

 

“前……”周泽楷刚想要说点什么,就被叶修摆摆手制止。

 

“小周你让我说完。”

 

“正好你们那小店对面的甜品店要转让,我就把它买下来了。最近这段时间就是在忙着资格证的考试和这个店重新开张的事情,我怕说多了会让你发现什么就没有惊喜了,就没有和你说。”

 

“轰——”听到这里周泽楷只觉得好像有一团蘑菇云在脑子里升腾而起,把他所有的理智都搅成了一团。可这还不是全部,叶修明显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小周,七夕快乐。”叶修把蛋糕推到周泽楷面前,他深吸一口气,支吾了两声,最后终于鼓起勇气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五枚冠军戒指——四枚荣耀职业联赛的,一枚世界邀请赛的。

 

“我想来想去,还是这些个戒指对我们来说,意义最大了。”叶修的视线有些飘忽,似乎是在不好意思,“所以啊小周,我就想说,今后这几十年的荣耀,愿不愿意陪我一起战?”

 

周泽楷在这时候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快步上前一把将叶修紧紧地搂在怀里,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耳边道:“我愿意。叶修,我愿意。”

 

叶修被周泽楷这剧烈的反应吓了一跳,他很快反应过来,伸手抱住对方,用还有点颤的声音问他:“小周,这惊喜,喜欢吗?”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只是低头找到叶修的唇,深深的吻了上去,虽然都还没有吃蛋糕,但两人的心里却都比吃了蜜还甜。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无需什么海誓山盟金银珠宝,能与你共白首便已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惊喜和幸福。

 

END

评论(8)
热度(45)

© 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