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此博刀剑乱舞游戏/动画/2.5D相关,日常夸夸麻璃央相关
男审x刀相关请走:临涵-挖坑不填
刀x男审相关请走:千亦-麻璃央世界第一可爱
刀x刀相关请走:淮阳-努力撒糖
主博推荐&喜欢:刀审刀,刀x女审,三日石三日,三日清三日,一期三日,三日鹤三日,小狐三日,三日山三日,三日和泉三日,周叶
不回复评论=不在/没想好措辞不敢回

【周叶】寻龙

呜…凑个数系列/
番外比正文先出求小伙伴/
希望不会被吞掉qwq/
真正的肉,下回抽空给你们写,这篇是旅游的时候一段一段磨出来的,还请见谅/
周叶/
麒麟后人那段请自行领会/
请勿问我精神向导的设定为何如此奇怪/
以上,食用愉快/


------------------------------------------------

周泽楷一出火车站便牵着有光大步向外走,撇下手里还拿着一根没来得及点上的烟的叶修在原地发愣。

“哎我说小周你等等!”叶修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依诺不大乐意地跟在他背后,大脑袋上下甩动着以示不满。

周泽楷紧了紧手上抓着的缰绳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叶修。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平静,可对他了如指掌的叶修愣是从里头看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来。轮回的周枪王虽然不善言辞,那双眼睛却是灵动得很,凡是有心之人,皆能从那儿读到主人的情绪;像是叶修这样的,从里边儿读出一整句话来都不是没有可能。

眼下周泽楷就在为刚才从火车站出来,叶修又忍不住偷偷跑去抽了根烟而生气。

叶修那么精,哪能不知道周泽楷是为什么而生气。他向来在众多对手的围攻集火下都能游刃有余,还能反把一群人都气得无可奈何;但到了周泽楷这儿,这联盟第一心脏却被吃的死死的,所谓一物降一物,大抵也是如此了。

“小周……”叶修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大好意思地跟上周泽楷,青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叶修“啧”了一声,软下口气,“你看,这段时间我用脑很多,每天加两根烟的量呗?”

周泽楷又看了叶修一眼,还是没说话,却是轻轻地、轻轻地“呵”了一下。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叶修在一起这么久,周泽楷早就练就了一身面对各种嘲讽调戏不动如山的本领,现在都敢跟叶修玩谁更嘲讽了,冯宪君主席见了定是要痛心疾首的。

叶修一听这声笑就知不妙,赶忙改口:“两根是我太贪心了,小周,那就一根,好不好?”

周泽楷淡淡瞥他一眼:“不。你抽一根 ,多做一次,没我允许,不能射。”说完非常温柔地将叶修口袋里的大半包烟拿出来,扔了。

叶修一看差点一句“卧槽”爆出去,但他知道周泽楷言出必行,为了自己的屁股着想,他还是乖乖听话为好。

但坐以待毙从不是他的风格,快干死的鱼还要垂死挣扎一下呢不是嘛:“小周,一根不让抽这太狠了点吧,好歹一天两根吧。不然我没精神。”

周泽楷微微一笑,拉着他的手放到唇边,以非常深情真诚的态度在手背上落下一吻:“想抽,找我。”

叶修嘴角一抽,刚要拒绝,周泽楷幽幽地看过来一眼,那双美得让人窒息的眼里充满各种情绪,有不满,有责怪,有气愤,有心疼,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委屈。叶修身经百战,却偏偏被周泽楷吃的死死的,第一哨兵一个眼神就能让他无所遁形,不得不乖乖投降。

狼崽儿长大了,都不听话了。

一面在心里心疼地吐槽,口头上叶修还是无奈地答应了:“好好好,都听你的。”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指着二道白河长途汽车站旁的小饭店,“吃饱走。”


叶修和周泽楷两人从二道白河向南骑行,自长白山北坡一路向上,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长白山顶端的天池。

而这将成为他们此次寻龙之旅的最后一站。

为了证明龙这种生物确实存在,叶修和周泽楷研究了数以万计的资料,并在全国范围内四处搜寻任何可能有的蛛丝马迹,以此来确定“龙”的藏身之处。

他们从上海出发,一路向西南方向绕行,在经历了九寨沟宛若天女下凡的五彩池、敦煌莫高窟的神圣壁画、拉萨虔诚的礼佛者、黄沙漫天的古潼京以及魔鬼城、风光秀丽的古都丽江……几乎将整个中国都跑遍之后,两人终于再次来到了这里,素有“千年积雪为年松,直上人间第一峰”的长白山山峰,同时也是两年前他们曾经来过,却一无所获空手而归的地方。

时值冬日,长白山风雪满天。

初时积雪还不过将将淹没马蹄,再一路往深里走,厚厚的雪层便逐渐淹到了马匹的膝盖。两人绕开夏季时游人常走的道路,专挑那些鲜有人踏足的地方,去寻觅居住在山峰上那汪池水里的、这片土地真正的主宰者留下的只言片语。

天寒地冻路途遥远,好在周叶二人的坐骑都是来自冰岛的纯种冰岛马,吃苦耐劳不怕冻,关键还脾气好;一路任劳任怨载着两人和各种高科技器械以及生活杂物翻山越岭来到长白山,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都见过了,也仍旧对主人不离不弃。

两年时间的长途跋涉足以改变很多,其中最直观的除去两人之间的感情更为成熟牢固外,就是体型和样貌上的变化。如果说周泽楷还只是变得更像大理石塑像,那叶修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年前的虚胖脸和小肚子统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隐隐可见的六块腹肌和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好身材。

之前路过广州市的时候蓝雨的黄少天曾经笑说居然连老叶都练出腹肌来了还让不让别人活了,叶修只是拍了拍身边一身短毛油光发亮、肌肉结实的依诺,笑了笑没搭话。

大雪封山的日子总不太好过。视线所及处都是一片白茫茫,鹅毛似的雪花不出半分钟就飘了人满身,吸口气都能冻个透心凉;吃的就更不用说了,基本天天以压缩食品过活,非常难得的时候才能挖到一窝雪下冬眠的啮齿动物换换口味。

雪下得太大,周泽楷和叶修舍不得再让依诺和有光驼着自己前进便下了马步行。两人一脚深一脚浅地向着山顶的方向走去,厚厚的积雪几乎没到他们的膝盖,每前行一步都要花费比平时多三倍的力量。再加上风大,周叶二人不得不把自己和两匹马系在一起串成一条线上的蚂蚱。

入山的第十二天,山上不稳定的天气因素造成了一场暴风雪。幸运的是,周泽楷和叶修在狂暴的风雪席卷一切的时候找到了一个他们这一小队人马在里边儿容身歇息的小山洞;但同时这又是不幸的——第二天一早他们醒来,发现前一晚堵在洞口挡风的石块,那些些微的间隙里已经落满了雪,经过一晚上的风雪的洗礼,这会儿早冻在了一块,真真正正地将目前来说洞里唯一的出口给封了个严实。

“没办法了。”周泽楷摇了摇头,他一手冰镐一手特制打火机,在那儿敲敲打打弄了半天,那冻住的堵门石依旧纹丝不动,只是还算给面子地往下掉了点冰屑,却是无济于事。

叶修窝在君莫笑柔软温暖的怀里搓着手轻轻哈气,他体温比常人要低一些,自然就更怕冷。在外面走的时候被风吹得麻木了倒也不觉得,到了这洞里静下来了听着外头呼啸的风雪,反而是觉得冷意一股股上涌,冻得他几乎一直都在打颤。叶修看了会儿周泽楷在那忙活却都是白费力气,就招了招手劝他:“小周,算了。现在外面暴风雪还没停,就算能挖开也没用。不如你去看看,这洞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出入口。”这后半句话,却是带点开玩笑性质的。

周泽楷依言停下,放了工具回到叶修身边搂着他,又把那双凉凉的手塞进自己衣服里层捂着,低低说了声:“好。”

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周泽楷又从包里翻出一把冰镐,连带着之前那把一起跑去石洞后面的石壁上敲敲打打。叶修趴在君莫笑肚子上看了一会儿,看到穿云都跑了出来在旁边窜来窜去的时候,君莫笑忍不住了。银龙不再坐视不管,他站起身,叼住叶修的一条手臂,愣是把男人往哨兵的方向拖。都到了这个地步,叶修也不舍得让周泽楷一个人再继续忙碌,干脆也挽起袖子在青年旁边摸索起来。

两个人都没想到,还真的让他们找到了一个隐秘的洞口。那个洞口隐藏在一堆石块的后面,那些石块乍一看上去和洞内其他的石堆并没有什么区别,若不是叶修和周泽楷通力合作,也未必能发现这处极为隐秘的出入口。

洞口被打开后里面倒是一条能容下大约两匹马并行的通道,虽然一眼望不到头,却好歹能看出道上并没有什么拦路石之类的了。周泽楷和叶修一合计,这待在这儿也就是得等外头暴风雪停了才能出去,还不如试试看这条道会通向哪里,说不定会有意外的发现。

两人打算从那个通向未知目的地的小道的前一天晚上,因为一点沾在叶修嘴角的奶糕而引发了一场不为人知的滚床单活动。

起因是叶修嘴角沾了点奶糕,周泽楷带点故意意味地凑过去舔,叶修几乎是无意识地就就着这个姿势主动吻上了自家哨兵。本就是年轻又精力旺盛的一对哨兵和向导,虽然结合了有一年多了,却挡不住年轻人的欲望毕竟要强烈一些,这么一个情况下不来一场干柴烈火简直对不起自己。

于是等两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石洞的地上毕竟太凉,周泽楷心疼叶修怕他冻着,最后拉着他上了马背。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他竟然催着胯下的马儿走动了起来。这一颠一颠的,爽得在用qi/(cheng)/wei///的叶修不能自已,只是紧紧搂住周泽楷,后面那温热的地方贪婪地tūn chī着爱人的那活儿,泪水混着jin /ye 和汗液流了满脸,红肿的嘴唇半张着,无意识地吐出各种xiuchi的词句。

洞里噼里啪啦燃烧着的火堆将两具在马背上交缠在一起的年轻躯体清晰地投影在石洞的壁上,不算很大的洞穴里回荡着夹杂了马蹄声的旖旎话语,整副场景qíng Sè至极,引人生出无限遐想。

前一晚太过放纵,第二天早上叶修差点连腰都直不起来,周泽楷给他揉了半个小时才勉勉强强活动开。外面的风雪依旧在呼啸着,两人收拾了一下行装,以穿云在前面探路、周泽楷在中间、叶修在他后面、君莫笑殿后的队伍形式一路沿着通道向前。

这条密道看起来相当平滑,虽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却仍不难发现其实大体上它是天然形成的。

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前方的穿云突然停下,回转头来把周泽楷叫了过去。青年哨兵和他的精神向导在一处石壁前蹲下研究了半天,最后周泽楷带着点疑惑的神情,起身冲叶修招了招手。

叶修的腰还酸疼着,本是不大乐意动的,但周泽楷的样子明显就是发现了什么挺重要的线索,权衡再三之后他哼唧两声,有些不情愿地下了马。

“这个……很眼熟啊。”叶修拿着那张从墙上拓下来的图案陷入了沉思,半晌,他招呼周泽楷,“小周你看看你那儿还有没有当年那位麒麟后人肩上纹身的临摹,我觉得这张特别像是那个的简笔画。”

周泽楷点了点头,很快就调出那张临摹来摆在叶修面前,显然是和他想到了一块儿去因而早有准备。

两人对比着两张画看了一会儿,最后一致认定这个记号就同当年那位小佛爷和麒麟后人有关。为了进一步确认标记的可靠性,他们又在附近石壁上搜寻了一会儿,最后在不远处找到一行瘦金体繁体字:我带你回家。

“跟着这记号走吧。”叶修轻轻叹口气,伸手抚上那句话,“当年小佛爷死后人们就再也找不到他的遗体和麒麟后人,据传他们是来了长白山,现在看来,这极有可能就是他们曾经走的那条道。”

两人沿着通道一路向上前进,走了好多天,原本狭窄的穴道才逐渐变得宽敞起来,尽头可以望见一个和他们之前暂居的那个洞穴差不多大的石洞。

离石洞越近,两人就越是能清晰地察觉到一股若有似无的冰泉气息,这是对哨兵向导来说再熟悉不过的事物,这股味道,是属于一个未结合哨兵的。

周叶二人对视一眼,周泽楷轻声道:“穿云,去看看。”

迅猛龙矮着身子窜了出去,片刻后他回来了,还引着一头雄鹿。那是头相当漂亮雄壮的赤鹿,一双有十多个分杈的巨角几乎要卡在洞顶,一身赤棕的皮毛油光发亮,胸前一圈雪白的鬃毛更衬得他高贵优雅。

雄鹿看了眼闯入者,然后转头向洞里走回去,周泽楷和叶修没多犹豫,保持一段距离跟了上去。

二人在洞里看见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却又是情理之中的人——一身兽皮的长发青年静静地靠在洞壁上,面容较之近一个世纪以前并无太大变化,唯有那双深邃的黑眸,历经时间的冲刷,变得更加黝黑通透,像是一汪望不见底的清澈深潭,凝聚了时光的力量,似要将同这双眼对视的人全都吸到那漩涡里去。

“前辈,打扰了。”叶修和周泽楷恭敬地冲青年欠了欠身,穿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弯了腰,就连向来高傲的君莫笑也温驯地低头示意。

麒麟后人微微点了点头,开口时的嗓音因许久未曾说话而显得沙哑:“等你们很久了,跟我来。”

叶修想问些什么,那人已经起身,领着他们向被遮掩住的洞口走去。

外面肆虐的暴风雪已经停歇,洞外的时间恰好是夜晚,满天星子闪烁,小道两旁的针叶林在风中摇摆,倒也不觉得有多黑咕隆咚。

三人加三只精神向导一路沿着小径向上,道上积了雪,走起来有些费劲,叶修和周泽楷手持登山杖和特殊工具,却也只是将将赶上麒麟后人的速度。

雪夜爬山还是有些费劲,小道一路通向天池,越是靠近,雾气就越是厚重。他们快要登顶的时候,白茫茫的雾已经覆盖了整片区域,能见度也从半径八米降到了两米。

“你们要找的,就在这里,等着就好。”麒麟后人说完这句话,甚至都不给周叶两人说点什么道个谢的机会,便和他的精神向导一起,隐没在了重重迷雾之后。

无奈之下,周泽楷和叶修也只有原地耐心等待奇迹的出现。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浓雾照射下来的时候,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细碎的波纹,一圈一圈向外荡开,连带着天池上方笼罩的雾气也跟着飘散开去,让那方宝石样的湖面显露在来访者的眼前。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碧波万顷的湖水忽的像是一大锅被煮沸的开水一样翻滚起来,一道黑影像是利箭般破开水面紧随而至的是一声荡气回肠的龙吟。

那是一条只在神话传说和图腾以及历代皇帝的龙袍上才出现过的龙。他破水而出之时恰好是日出,金色的阳光照耀在那身淡金的鳞片上,折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水花在他身下飞溅,两双龙爪反射着令人胆寒的金属光泽;一双赤金的眼眸带着一股睥睨一切的霸气。

这条身长十多米的巨龙对天池边上的两人并不在意,他绕着水面盘旋两周,将浓雾驱散得一干二净,随后仰头长吟一声,盘成螺旋状的身子用力一摆,迎着朝阳向云霄冲去。

“小周……”叶修的声线带了点颤抖,许多人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见到的奇景,他只用十多年就得以找到,饶是像他这般情绪波动极少的人此时也难免有些无法克制的激动。

“叶修,我在。”周泽楷伸手握住叶修的手,将掌心令人安定的温暖传递过去,“我陪你。”

叶修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同周泽楷牢牢地十指相扣,嘴角漾开一抹极淡却足以让见者为之倾心的微笑。

“我陪你”,简简单单三个字,但这一路上,却是最为长情的告白。


END.






评论(4)
热度(38)

© 世界一番の麻璃央くん | Powered by LOFTER